cad软件手机版 > 有機生活 > 網紅成都,好耍又有態度的市集

天河区体育彩票投注站:網紅成都,好耍又有態度的市集

天府成都,吃喝玩樂是第一大事

天府成都,吃喝玩樂是第一大事

地處中國西南的成都,是中國為數不多一兩千年沒有改過名字的城市。近些年,因為有熊貓、火鍋和自由的空氣,它成了網紅城市。成都人閑散、自在、大方、熱情的個性,讓成都這座城市變得愈發的熱鬧。成都人愛消費的習慣,也使本地的有機氛圍高奏凱歌。根據“有機會”讀者區域分布顯示,成都擁有僅次于北上廣的有機關注熱度。

人,活著,總要吃喝,餓著肚子,睡也睡不著,玩也玩不好,更沒精力干其他的了,大部分人不種地,便索性將生產食物的責任推給了農民。但也有少數者,因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一肩挑起了重責,良心使他們不敢輕易卸任。在科技盛行而傳統式微的當代社會,他們近乎默不作聲地做著自認為對的事,延續著中國“辛勤勞動”的傳統美德,偏安一隅,靜事生產。而成都生活市集,就聚集了這樣的一群人。

喜笑顏開的參集農友們介紹自家的產品

喜笑顏開的參集農友們介紹自家的產品

成都的有機氛圍與北上廣不同,它更具煙火氣。成都人好吃好耍是出了名的,但凡有太陽的日子,他們肯定連懶覺都不睡了。在這種氛圍下,成都生活市集的出現,無疑豐富了成都人民的休閑生活。就連暫居成都的美食家莊祖宜老師,都是成都生活市集的集友。與北京有機農夫市集偏重理念輸出不同,成都生活市集更注重“打成一片”,富有人情味,從市集的名字也不難發現,“生活”嘛,嘰嘰喳喳,鬧個不停。

成都生活市集成立于2014年,由香港社區伙伴(PCD,一家倡導可持續生活的公益機構)牽頭,基于農村在NGO項目上的消費需求而成立。2006 年,成都城市河流研究在安龍村開展環保項目開始,已有人將農民種植的生態農產品送到城里。安龍村是成都郫都區的一個村子,是成都螢火蟲的棲息地,也是成都飲用水水源地。由于項目的持續進行,當地農民按照有機方式種植的食物,引發了城市人群對安全食材需求的爆發。進而,成都出現了種類較多的消費團體,比如媽媽團、農夫團等,也出現了有機農產品的銷售公司。

市集的出現,是水到渠成的。它是一個松散型的自組織。發起機構中,有生態產品售賣平臺“天安生活”、 返鄉青年唐亮的“亮亮農場”、NGO 組織萬市自然教育中心。市集成立原因主要有三個:支持在地友善農友;推廣健康消費和可持續發展的生活美學。創辦者希望“讓逛市集成為一種樂趣,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讓更多人維護自然永續的生產環境,推廣健康可持續的生活文化!它不僅僅是一個市集,更是一種生活文化、一種生活態度、一種生活方式?!?/p>

市集是一種生活方式,小孩也喜歡

市集是一種生活方式,小孩也喜歡

市集發展到現在,積累了比較穩定的消費群。不少入集農友提出希望增加市集頻次,更多不同形態的生態農場希望加入市集,市集也得到了成都本地媒體的關注。市集的介紹上寫著:“這里有:對人/土地/環境友善的耕作方式、社群互助農業(CSA)、以物(務)換物、在地的新鮮蔬果、良心農產品、健康的手工食物、學習工作坊、市集、開放空間、農場體驗……”

成都生活市集的公眾號越來越洋氣,圖片也是一如既往的美。這背后,有團隊的協力付出,也有一個人的才華彰顯,她便是張鳴。大家親切地稱她為“張小貓”。她曾是《成都日報》的攝影記者,有大炮(照相機)在手,講話又幽默,關心農民、土地、環境議題,并且愛擺弄食物,是成都生活市集的主力之一。在市集還未成立時,她就已經是安龍村的忠實消費者。5年過去,她見證了市集的起起落落,也品嘗了人來人往的滋味。2019 年,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主動扛起了市集?!巴飩緲雌鵠次頤潛冉蝦?,但內部還是有很多問題。這本身涉及到農夫市集的性質和歸屬,明確了這些,它才能往一個好的方向發展?!彼?。

說起農夫市集的起源,沒有人知道確切的答案,但是公認的是,中國農業文明源遠流長,小農經濟下自發的“趕集”活動長期存在。在市集上,生產者和購買者面對面,沒有任何中間環節。而在現代工業化的食物體系之下,農產品批發市場和超市連鎖覆蓋了大部分的城鄉生活所需,昔日“趕集”的盛景逐漸離我們遠去??墑塹比嗣且饈兜秸庵窒執澄鍰逑檔謀錐酥薄ㄊ稱釩踩薇U?、農民無法得到公平待遇、人與人的關系日漸冷漠、長途運輸消耗過多能源等等——新的農夫市集也就應運而生了。①

我國目前的新型農夫市集,有一些多多少少模仿了國外的版本。我們知道,在美國,農夫市集是越來越受人歡迎的“替代食物體系”的一種類型,全美已有8000多個在USDA注冊的農夫市集。在美國農夫市集聯盟網站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常見問題的解答,其中就提到: “農夫市集是公共的、反復舉辦的集會,在農夫市集上,農民(或其代表人)向消費者出售他們自己生產的產品。農夫市集的目的是,促進人與人之間的連接,為本地農民、消費者和社區創造共同的利益?!雹?/p>

農友胡雪梅的攤位和她家的蔬菜

農友胡雪梅的攤位和她家的蔬菜

2015 年,成都生活市集因為有 PCD支持,開局不錯,穩定下來有十多戶農友參集,也有了固定的工作人員。不久后,市集迎來了分歧和挑戰。組織者對市集的期待不同,有的希望能夠多陪伴農戶,而有的又希望多做消費者教育。透過市集的牽線搭橋,農友與消費者有了面對面的機會。長年累月下來,即使沒有市集,也不影響農友與消費者的互動。那么,市集的存在,還有必要嗎?另外,多方參與、各有主業的情況下,在處理市集的事務性工作上,時間和精力分配的不足,令項目官的壓力非常大。

“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項目官員的無力感?!閉琶拱椎廝?。市集之前有幾任項目官,張鳴僅是組織者一方,并未深度參與市集的運營。如今,她所在的“天安生活”接管了成都生活市集的全部工作,她由一個參與者變身為組織者。角色的轉換,工作量的陡增,令她產生了困惑?!霸諤ㄍ邐頤強吹揭恍┌咐?。農夫參與到市集中,比他們過去單純地擺攤要辛苦得多。我認為臺灣那邊有比較久的歷史,公民的參與意識較強,盡管很辛苦,但農友還是愿意參與。他們的公民意識更強。而我們的農友,有些將生態農業當做生活方式,有的卻將它當做創業項目來做。處在生存階段的農友,首先想到的只是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刨好了,自己先活下去了,再出來貢獻更多力量?!閉琶?。她曾經也認為,“天安生活”必須先活下去,自己才有額外的心力打理市集的工作??墑?,走到現今這個階段,她的想法產生了變化?!胺湊以謐讎┓虻牟泛團┏〉奶椒?,有沒可能與市集合起來。當時那個愿望還是很強烈的?!?/p>

商業機構與倡導公益的市集能否結合起來呢?市集內部產生了擔憂:如果把市集交給像“天安生活”這樣的市場機構打理,它會不會失去獨立性和客觀性?連天安生活團隊成員之間也激烈地討論起來。最后,張鳴仍然堅持了選擇。是沖動嗎?也許吧。但更多的是不舍得。她不舍得市集原地踏步,也不舍得讓消費者失望,更不舍得承載了生態人夢想的船停泊。

經過小半年的實踐,張鳴發出感慨:“我們所謂的‘融合’,還停留在理論上?!筆苤樸諶聳趾凸婺?,不管是市集還是“天安生活”,都牽扯著張鳴的精力。單就市集來說,她認為:“一個有金錢交易的平臺,就應該用市場手段來運作。生態農業還是需要常規的手段把大眾吸引過來,先不要想著傳遞理念?!逼涫?,從市集誕生之初,集友就不僅限于農戶,還包括了布知道(可水洗有機衛生棉)、植物染等攤位,以及自然教育、親子教育等機構?!拔頤譴印齜?,但不止于‘農’。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閉琶硎?。

市集提倡環保,餐具別出心裁

市集提倡環保,餐具別出心裁

市集一直被詬病的是規模小,新鮮度不夠。這些意見促使張鳴反思,是否有必要找一些所謂的“網紅點”來引流?!俺恕牟糠?,引入一些與市集比較搭調的、大家有共同理念的、不同類型的產品,在更大圈子內,吸引新的人群。比如一個戶外運動者,他本身不是有機消費者,但通過參加活動,可能就與我們搭上關系了?!貝臃⒄溝慕嵌冉?,倘若市集一直處于內部自嗨的階段,就得不到他人的重視;沒有外界的肯定,攤主也將產生失落的情緒?!跋紙錐位故切枰恍┌旆?,把人吸引過來。我們的目的是讓市集更可持續,那就需要更多人的支持?!閉琶?。

采訪時,張鳴反問:“成都生活市集到底有沒有代表性喃?”我說:“絕對有!”雖然現在聲稱是“市集”的很多,但賣菜的則很少,尤其是幫助有機、生態農戶搭建平臺的,就更少了。成都生活市集雖然有擴大的野心,但他們在支持本地小農這方面,態度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這便是他們區別于逐利市集的價值觀,也是令我尊敬的地方。

注:①②來自《沒有農夫,還是“農夫市集”嗎?》一文,作者有機會 Jing。

農友食材做的能量油茶

農友食材做的能量油茶

有機會原創

 

草西
草西,有機會網COO,寫作愛好者,一個透過寫作與世界對話的人;喜歡記錄與分享,關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機生活;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身體力行推廣有機。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由草西授權有機會,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