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制作時間:2017年09月02日

双色球彩票投注:2017 東亞地球市民村

超越語言的溝通,來自藤野的問候

有一種旅行,熱鬧但不喧囂,平靜卻不寂寥。它讓你的觸覺,向天空、向大地、向太陽、向月亮,無限延展。這關乎你的心,也取決于當時身邊的人。如果讓我分享旅途的建議,那么,選擇對的人將比去哪里,更重要。
草西
草西,有機會網COO,寫作愛好者,一個透過寫作與世界對話的人;喜歡記錄與分享,關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機生活;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身體力行推廣有機。

浦东有体育彩票投注站 www.ambqm.com 慶幸自己第一次踏上日本,參加的便是“東亞地球市民村”這樣一個積極、多元和常有驚喜之事發生的活動。每個人都是積極的參與者、分享者和交流者。沒有目的的來,卻載著滿心的收獲離開?;疃崾?,人與人的關系卻在繼續。

這次活動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人與人之間親密的連接、平和的氛圍及無言的溝通。不同的人帶給了我非常不一樣的體驗,幫助我走向了更廣闊的世界,與意想不到的人有了交集。

人們出發去一段旅程,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切都是新鮮的。與其講我們喜歡旅游,不如說喜歡獵奇。然而,我的旅行,不是這樣的。我盡量將感官內收,將情緒內化,像河里的魚兒不知“水”般的存在。

投入,換來了身體的敏銳。在最后一日與朋友道別的聚會上,聽日本友人熱鬧的交談,竟然都不需要翻譯了。臨走在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工作人員也全程以日語與我交流。這些時候,我的感覺特別不真實,明明他們講的絕大部分詞匯我是聽不明白的,可為什么他們講的話我卻“懂”呢?這是我在日本最大的收獲——體會到了一種無聲勝有聲、有聲若無聲般超越語言的溝通。是我作為人的本能被調動起來了嗎?再往下發展,是不是也能與可愛活潑的動物交流了呢?

以前讀《阿納絲塔夏》這本書,作者描述了在森林里生活的阿納絲塔夏無師自通學會各國語言的神奇事跡,我只當戲劇來看。但這次旅程,讓我切身感受到了不走腦回路、而走心回路的另類交流方式。人與人吶,還是面對面的好,一不小心,可能雙方就脫離語言的矯飾而直達心靈,尤其是對視的時候。

有一種旅行,熱鬧但不喧囂,平靜卻不寂寥。它讓你的觸覺,向天空、向大地、向太陽、向月亮,無限延展。這關乎你的心,也取決于當時身邊的人。如果讓我分享旅途的建議,那么,選擇對的人將比去哪里,更重要。

游記分享

點擊標題直達文章

成為一個“好玩”的人,只需找到一群同類

DSC09926

如果沒有這一次的出行,我不可能被一位可愛的姐姐“撿起”,出現在上野原町森林里的一座木屋里,花三個多小時制作一把勺子;不會在高尾山這個擁有1500多個物種的地方,聆聽一個人與一棵樹二十年的生死故事;也不會體驗到如海帶般與水嬉戲的樂趣、不會靜心觀察“我”之中的那個自然、也不會認真思考金錢與幸福的關系、更不會認識無私傳授我們食物和養生秘訣的薛老師……

攜手的力量,感染了我。第一次出門在外,卻有回家的感覺,希望未來自己可以為此而做多一些嘗試,也希望讀到這兒的你,不依賴線上的信息和交流,多出去結識好玩的朋友、體驗真實的生活、接近無處不在的自然!

?十個關于轉型城鎮的小貼士

藤野處處可見的田間房舍

藤野處處可見的田間房舍

“東亞地球市民村”活動前三屆在上海舉辦,2017年移師到了日本東京附近的藤野。這是一座轉型小鎮,匯集了來自日本各地的藝術家、教育者、有機農人、手藝人等。在中國,生態村概念的萌發使追求可持續的生態社區不斷涌現,諸如廣東旗溪村、四川明月村、上海三生谷等,多多少少有些轉型城鎮的影子。

這篇文章是我根據參加活動幾天下來的觀察、體驗和思考,結合榎本英剛和高橋政行二位的分享,整理出來的關于轉型城鎮的十個簡易小貼士,希望對大家理解“轉型城鎮”和“行動小組”有所幫助。

藝術、自然、創作和生命的四重奏

DSC09926

我們躺在草叢上,閉著眼睛,試圖以草的姿態,感受光的溫度和風的速度。除了模仿野草,我們也可以模仿海帶或其他動物。我們始終無法感同身受體會它們的樂與悲,但稍作嘗試,我們便能改變認知。不同認知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如果我不善言辭,如果我詞不達意,那么,請把我交給自然。在那里,我們不用說話,也無需牽動情緒。我們像溪澗的漣漪,無聲地波動,交織在一起?!暗厙蠔芐?,不管在哪兒,都能找到共通的人?!幣帳跫腋咔耪興?。

?池邊潤一的金錢與幸???/a>

DSC00066

“人工智能徹底解放勞動力后, 我們就可以只做感興趣的事了?!閉饣笆淺乇呷笠喚駁?。當《未來簡史》作者赫拉利在中華大地卷起陣陣狂風時,鏡頭前無數國人焦慮的面孔卻越放越大,占據了整個屏幕。

與其擔心“被替代”,不如問問自己:活著究竟是為了什么?自己喜歡做什么?現在的工作如果排除金錢的考慮,是否還肯繼續做下去?

活動第二日,我參加了一堂“金錢與幸??巍?,授課者是來自日本藤野的池邊潤一先生。他是藤野社區貨幣“萬屋”(Yorozuya)的發起者之一,也是藤野電力的發起人。

?小而慢X匠人精神——森林木屋手記

25

Emiko,年輕時周游列國,最喜歡巴基斯坦,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嫁給一位從建筑設計轉行到木工的男人后,她也從平面設計師轉成了木藝人。兒子Koji剛出生,夫婦倆就搬離了東京,在藤野附近一個叫Akiyama的村子落了腳,自覺實在無法在石屎森林(廣東話里,“石屎”是混凝土的意思,石屎森林即形容高樓聳立的都市)養大孩子。兩口子在這里買了一塊森林中的地,用大半年的時間建起了房子,慢慢地把木工房也建起來了,并取名為“Y.E’S Studio”——Y是丈夫的姓名縮寫,E是Emiko的縮寫。

“熱,熱!太熱了!”Emiko用手拉扯著被汗水浸濕的衣領對我們說。這里的天氣有些像四川阿壩的夏日,午間在室外沒有遮罩的地方久待,腦子都有可能被烤糊。我們隨意逛了逛,趕緊上了車,直奔拉面店。坐在空調房內,各自吃完了一碗夏季特供的清涼面條?!耙鄖?,我從未想過去中國,不知道去那兒干什么。認識了你倆,我便好想去看看?!盓miko提起來中國的模樣,怯怯地,很可愛?!澳憧梢岳床渭酉亂喚斕摹翊濉疃?018年計劃在上海舉行)!還可以把木制家具賣到中國來!”行木建議道。

東京有座高尾山,一個人去太孤單

DSC00415

這是一座屬于都市的山,讓人們能迅速逃離瑣碎的日常,靜默遠觀那亦幻亦真的東京都。
當我第一次踏上高尾山,便有幸與本地從事自然教育的工作者坂田昌子女士(MASAKO SAKATA)、蓋婭自然學校的橙子老師、中日公益伙伴的Fancy姐等志趣相投的朋友一道,從后山登入,獨辟蹊徑,體驗了一回日式生態徒步之旅。
坂田女士的講解,令我印象深刻,是真正觸及心靈的語言。在即將結束時,坂田女士讓我們站在溪邊,用雙手反掌捂住耳朵。只需稍微改變耳朵的構造,我們就能聽到更富有層次的聲音。水泥只有一種聲音,然而,在森林里,閉上眼睛,用耳朵、鼻子去感受,就會觸及不一樣的世界。水聲不僅變響亮了,而且極富變化,像流淌在心間、彌漫在山谷之中的鈞天廣樂。

“日本行·藤野”專題連載完結,感謝你的閱讀!

有機會原創專題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浦东有体育彩票投注站)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 //www.ambqm.com/article/74666.html
      成為一個“好玩”的人,只需找到一群同類

      東亞地球市民村 2017 in 藤野 主題曲“Earth People” by Earth Wave&Charlie&陳志鵬&Panman 慶幸自己第一次踏上日本,參加的便是“東亞地球市民村”這樣一個積極、多元和常有驚喜之事發生的活動。每個人都是積極的參與者、分享者和交流者。沒有目的的來,卻載著滿心的收獲離開?;疃崾?,人與人的關系卻在繼續。 剛到日本的第一天,我與小伙伴就被感動了。 從東京站搭乘JR電車,一路向西,約需一個半小時方能抵達藤野站——神奈川縣相模原市綠區(以前的“藤野町”),一個幾乎在百度搜不到的地方。初次相見,山間漂浮著的一團團薄云便跟我打了招呼。如果不是來參加東亞地球市民村的活動,我與這個小鎮碰面的機會,相當于企鵝與北極熊。 吃過晚飯,與“好空氣保衛俠”赴日代表田靜徒步回住處。走在路上,雨點由芝麻變作了綠豆。這是鄉間步道,沒有躲雨的地方,雨漸漸澆透了我們的頭發,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沒辦法,我們只好躲進了一戶人家的屋檐下。 男主人撩開窗簾向往探了探,不一會兒,門開了,女主人探出了一個腦袋,關切地問起我們的狀況。她講日語,我只能靠猜,然后一邊比劃一邊湊合著吐出一兩個尚未忘記的日語單詞。大概她是聽懂了,或者知道我們不是在等巴士。門關了,又開了,她遞給了我們一把紅傘,客氣地表示:“這是送給你們的禮物?!蔽頤橇Φ佬徊⒊信導笆狽罨?,她卻一個勁兒地說:“不用還啦!這是禮物,不用還啦!”在雨中,我與友人感慨連連。 這次活動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人與人之間親密的連接、平和的氛圍及無言的溝通。不同的人帶給了我非常不一樣的體驗,幫助我走向了更廣闊的世界,與意想不到的人有了交集。 如果沒有這一次的出行,我不可能被一位可愛的姐姐“撿起”,出現在上野原町森林里的一座木屋里,花三個多小時制作一把勺子;不會在高尾山這個擁有1500多個物種的地方,聆聽一個人與一棵樹二十年的生死故事;也不會體驗到如海帶般與水嬉戲的樂趣、不會靜心觀察“我”之中的那個自然、也不會認真思考金錢與幸福的關系、更不會認識無私傳授我們食物和養生秘訣的薛老師…… 高橋政行先生(藤野町雕塑家)創造出了在大自然中呼吸、所有生命都能理解的藝術。語言傳達不了的,藝術都可以。問起高橋政行先生寫作帶給我的困惑時,他說:懷著傳播喜悅的心情,分享你的文字,這也是藝術。(^ ^) 一起做飯、聚餐的場景令我感到溫暖。飯桌上的美味讓一群不熟悉的人拉近了彼此的關系,恍惚之間像是成為了一家人。 在Share House,聽日本樂隊Earth Wave、Fancy等朋友聊天,體會到了超越語言的那份人類溝通最純粹的狀態。不需要翻譯,也不需要聽明白他們在說什么,就是那份感覺,令我心安并融入其中。大概這是自然給予人類的天賦吧! 送別日本友人,志鵬老師對我講:“發現你是一個挺好玩的人?!閉饈侵揮型樂腥瞬哦囊緱樂拾?。我欣然接受他的贊美,因為“好玩”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它取決于你身邊出現的朋友,大家共同營造的氛圍,及我們心中的漣漪是否在同一個水面上。正是因為有了一群人的陪伴,受了他們的影響,我才得以成為一個好玩的人。 攜手的力量,感染了我。第一次出門在外,卻有回家的感覺,希望未來自己可以為此而做多一些嘗試,也希望讀到這兒的你,不依賴線上的信息和交流,多出去結識好玩的朋友、體驗真實的生活、接近無處不在的自然! 多 來 幾 張 最后一日與友人去了江之島,在海邊一家名為“麻心”的餐廳意外發現了“MAYA NUTS”這個在東民村活動上第一次聽說的社企品牌。20年前,背包族大田美保去了危地馬拉旅游,心疼當地日漸被破壞的環境,她開始游說農民種植原生植物,也是一種營養豐富的超級食物——瑪雅堅果,并將之銷往日本。她說:“一個人也可以實現(改變)?!彼蛟斕氖巧鐘肴說男腋J瀾?。 如果不是參加東民村的活動,來到這家小店,我不會對這些商品產生感情,更不會因為了解它們背后的故事而欣喜地與友人分享。這便是東民村的魅力所在。 更多日本行文章,陸續有來! 想不想了解藤野這神奇的轉型小鎮? 想不想知道生物多樣性導賞是怎么一回事? 在森林里體驗里山生活和做木工的感受是? 與當地人的深度交流碰撞出什么火花? 金錢與幸福的關系,你真的想通了嗎? …… 多多點贊,多多留言,提高我的寫作熱情吶! 有機會原創文章...

    • //www.ambqm.com/article/74776.html
      藝術、自然、創作和生命的四重奏 | 日本藤野二日體驗

      作者:草西 韓國姐妹花為東民村活動助興 現場演奏自創歌曲 東亞地球市民村,始于2013年,是東亞地區的人們共同探討和創造人與自然共生的可持續社會的網絡(官方介紹)。2017年5月26~31日,草西遠赴日本參加了一年一屆的“東亞地球市民村”活動。本次活動選址在距東京站1個半小時車程(有軌電車)的藤野(相模原市綠區)。 中日公益伙伴秘書長Fancy介紹說:“關于藤野的好處,只稍數一數藤野的關鍵詞便能略窺一二——日本樸門中心、華德福學園、轉型城鎮·藤野、兩所森林幼兒園、各類社區貨幣、廢材生態村、大象藝術市集、市民發電、百笑(姓)廚房等。關于可持續社會的各種概念,幾乎都能在這里找到實踐者,并且很多還是日本這些領域的先行者?!?見到高橋政行,是在“東亞地球市民村2017”(簡稱“東民村”)開幕式上。他作為轉型城鎮藤野的代表,與榎本英剛一起聊了聊遷居藤野的故事。(“日本轉型城鎮——藤野的故事”這部分內容將另辟一篇文章)“一個人只為自己,將越活越孤獨。到一個新地方與新朋友認識,感覺不一樣?!碧餉此?,我抬起了低垂的頭,仔細觀察起他的眉毛來?!罷飧鋈嗽趺春臀蟻氳囊謊??” 自然與藝術 ——高橋政行的藝術交流 28年前,作為雕塑藝術家的高橋政行移居到了藤野。藝術有不同的表現形式,他將注意力從人轉移到了自然上。透過與自然的呼應,他賦予了作品充滿地域性的獨特張力?!?0年前的藝術,主體關注在‘人’的身上,人類藝術之外的東西,幾乎不見有藝術家關心?!幣桓鱟推詰囊帳跫野岬攪俗托≌蚓幼?,像是天造地設。 一開始,他對村子也是抱怨連連?!拔裁吹攪蘇餉蔥量嗟牡胤??自然有什么好的?”他不禁發出這樣的感嘆。然而,村子蘊含的傳統智慧漸漸打開了他的神經,“從這開始,去思考人與自然的關系,試著了解村子里的人是如何生存下來的吧!”   藝術的進步會帶來價值觀的改變。從關注“人”到關注“自然”,創造出所有生命都能理解的藝術,是高橋做了三十年的事。正統藝術家占據著金字塔的各個位置,由于被定了型,有了局限性,反而丟失了創作應有的心態和視角。高橋先生沒有顧慮,他已經不屬于金字塔,而屬于自然了。藝術豐富精神,農耕活躍身體。自然農法與藝術之間,充滿親和力。 活在世上,沒有困惑是不可能的。尤其作為一個文字從業者,孤獨是常態。最近又面臨無論寫什么都遭人誤解、無論怎么寫都被束縛的窘境,心煩意亂。同為創作者,藝術家的工作似乎天馬行空,不受約束。藝術是超越語言的存在,而我熱愛的寫作,似乎與理想中的心意相通格格不入。 “古代人沒有壓力,不需要依靠外在的名聲維持做藝術的空間。當不被外界影響時,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本真的心會顯現?!備咔瘧硎?,“我們創造出互相欣賞的媒介,帶給他人喜悅?!北終飧魴拍?,即使從事文字工作,也能成就讓人有所啟示和收獲的藝術。正是他的一番話,令我豁然開朗。 如果我不善言辭,如果我詞不達意,那么,請把我交給自然。在那里,我們不用說話,也無需牽動情緒。我們像溪澗的漣漪,無聲地波動,交織在一起?!暗厙蠔芐?,不管在哪兒,都能找到共通的人?!備咔耪邢壬縭撬?。 “我”之中的自然 ——中野民夫的自然體驗課 路過千山萬水,錯過江河湖海,四處游蕩的魚兒,終于找到了同類。我們就這么光著腳,在中野民夫的帶領下,行走在草叢間,感受植物的呼吸。中野一再囑咐,“腳要慢慢地落下哦!”這樣,腳不會受傷,同時也發出了溫柔的訊息讓小草知道。 然后,我們圍成一個圈,做著類似太極“站樁”的動作,感受身體的氣息流動。接著,兩人一組,一個人摸著另一個人的肚皮,感受對方的氣脈舒張與自己呼吸的律動。 神奇的是,常常在幾個來回之后,雙方心跳的節奏越來越趨于一致。這不得不使我聯想到整個宇宙中萬物之間的關系。南半球一只企鵝哈了口氣,北半球的一只熊也許感受到了身體周圍氣息的變化了呢。最后,我們來到了溪邊,赤腳淌水,游戲林澗。 中野民夫沒有講大道理,甚至說話都很少。他盡可能多地讓我們跟著做動作并全神貫注地體會內在的變化。他曾來中國學習太極和氣功,那一套方法對來自中國的我們來說,并不陌生。然而,他全情的投入和對自然的愛,卻像夏天的風一樣,持續撩動著我的心。 心里的一朵花 ——宮本民子的野草觀察課 每個人心里都住著一個自然,善于看見,不如勤于感受。宮本民子帶著我們認識了藤野藝術之家附近的野花野草。哪些好吃,哪些可以入藥,哪些有毒,哪些難吃……從虎杖開始,我們辨認了十多種野生植物。 當知道有些野草具有藥用價值時,我們便拼命采摘、用它來做菜,但這樣會起到反效果,讓身體超負荷?!爸參鋃暈頤搶此?,是食物也是藥物。我們是自然的一部分?!憊久褡由埔馓嶁訓潰骸安磺殼篤疵褂盟?,稍微用一些就好?!?艾草的種類非常多,幾乎都無毒。艾草能讓身體暖和起來。在日本,蒲公英根和草可做成茶來喝,讓血脈暢通,身體達到健康平和的狀態。蒲公英花也可以吃,它有苦味,日本人會炸一下,做成天婦羅,味道會變甘。 車前草在日本可以當眼藥水。洗凈、曬干,像茶一樣煮出來。茶水可以用來洗眼睛,也可以喝掉,加1%的鹽對眼睛更好。車前草的種子摘下來,像胡麻一樣不用油干炒,和在飯里吃,一碗飯一勺就夠了。據說車前草可以止咳、治便秘。 從數蒲公英的花瓣開始,我慢慢找到了與野菜對話的感覺。小小一株蒲公英花,居然有145朵花瓣,這是我們現場數的!說來也好笑,野菜長在戶外,沒人搭理的時候,長得茂盛又美味,一旦人類努力栽種,它們就長不好了。 即使同一片土地,每個季節、每個年份長出來的植物都不一樣。應生物的要求,自然生長出了對大家有用的藥材。對它的恩賜,我們應懷著感恩的心情,不過度地索取。懂得知足,既?;ち俗勻換肪?,也?;ち松硤??!骯獠皇且懷剎槐淶?,風也有大有小。人體的80%由水組成。水從哪兒來呢?從河里、海里、空氣里。為了自身的成長,我們需要更多地關注大自然賜予人類的物質,比如草啊,植物啊?!憊久褡佑鎦匭某さ刈芙岬?。 像海帶一樣柔軟 ——曽根田敦志的柔術課 我們躺在草叢上,閉著眼睛,試圖以草的姿態,感受光的溫度和風的速度。除了模仿野草,我們也可以模仿海帶或其他動物。我們始終無法感同身受體會它們的樂與悲,但稍作嘗試,我們便能改變認知。不同認知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曽根田敦志是一位柔術老師,他教會了我做海帶舞。想象自己是一棵海帶,在海岸附近,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洶涌的潮水來襲。對面的人模擬海水,而我則模仿小海帶。然后,大家再輪換著來。任憑風吹浪打,我自婀娜多姿。身體越來越放松,也就越來越柔軟?!吧硤灞淙崛?,心也跟著柔軟起來,人會變得越來越敏捷?!痹絞巧硎置艚蕕娜?,越能提前感知到危險。以柔軟的姿態化解沖突,這是海帶的懷柔精神。與其等著世界和平,不如先讓身體和思想平和。 除了海帶,我們能模仿的動植物還有很多很多。模仿從觀察開始。卸下為人的包袱,試著做做動物或植物,實在是一件無比輕松愉悅的事。瑜伽動作里,就有一個“獅吼功”——模仿獅子怒吼,放松臉部。我想,不僅僅是形態,心態的模仿也重要。沉浸在大海中,作為一棵小小的海帶,我感受到了柔和之美。 更多日本行文章,陸續有來! 想不想了解藤野這神奇的轉型小鎮? 想不想知道生物多樣性導賞是怎么一回事? 在森林里體驗里山生活和做木工的感受是? 與當地人的深度交流碰撞出什么火花? 金錢與幸福的關系,你真的想通了嗎?...

    • //www.ambqm.com/article/75711.html
      小而慢X匠人精神 | 日本森林木屋手記

      作者/行木、草西 我們是被“撿”回去的。 Emiko,一位畢業于東京設計師學院(東京デザイナー學院)的日本女人,喜歡邀請來自全球各地的年輕人去她家做客。法國女孩剛剛離開,我們又登門造訪了。 撿起,一段緣分 5月末,在日本藤野舉辦的“東亞地球市民村2017”活動迎來了最后一日,互不相識的東亞鄰居們(以中日韓三國為主)三五成群地坐在草坪上閑聊?!盎隊闥媸崩次壹?,那兒有很多漂亮的東東噢!”坐在我對面的一位女士用英文反復講著邀請的話,并適時地拿出了手機,滑動的屏幕上,是一張張原色的木藝制品?!拔沂且晃荒窘?,住在森林里?!彼幼潘?。 與Emiko道別后,我見到了行木。我倆正為接下來幾天的安排發愁。行木曾以四海為家,今年回歸中國,在廣州租了一塊田,過上了田園生活。除了探索耕作的樂趣,她還喜歡木工活。得知Emiko住在森林里,又是一位女木匠,行木興奮極了!她像兔子似地跑到Emiko身邊,交流起了木工心得。不一會兒,行木撐開雙臂大力地擁抱了Emiko。我們當機立斷,決定去Emiko位于藤野森林里的木屋。旅途就是這樣,只要保持開放的心態,便充滿了意想不到的收獲! 第二日,我乘坐JR電車來到了上野原站,與行木和Emiko會合。上野原站(山梨縣上野原市附近)與藤野站(神奈川縣相模原市綠區內)距離5公里左右,車程12分鐘,坐電車的話,只有一站的距離。相模川(干流)連接著它們。Emiko的家在這兩站中間,距東京市區約70公里。 “昨晚過得怎么樣?”我問?!疤裊?!”行木言簡意賅地答道。昨天,行木先去了Emiko家,擅長英文的她倆,看上去已經成為了好朋友。Emiko開著小型面包車,載我們先去了住家附近一個美國人開的有機農場。當日,艷陽通天,來自墨西哥和香港的兩個帥小伙正與農場主在烈日下蓋房子。 “熱,熱!太熱了!”Emiko用手拉扯著被汗水浸濕的衣領對我們說。這里的天氣有些像四川阿壩的夏日,午間在室外沒有遮罩的地方久待,腦子都有可能被烤糊。我們隨意逛了逛,趕緊上了車,直奔拉面店。坐在空調房內,各自吃完了一碗夏季特供的清涼面條?!耙鄖?,我從未想過去中國,不知道去那兒干什么。認識了你倆,我便好想去看看?!盓miko提起來中國的模樣,怯怯地,很可愛?!澳憧梢岳床渭酉亂喚斕摹翊濉疃?018年計劃在上海舉行)!還可以把木制家具賣到中國來!”行木建議道。 哎呀,流血了 吃過午飯,七拐八彎之后,我終于來到了Emiko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屁股剛剛適應木椅的硬度,便被帶去了行木昨晚住的一幢獨棟木屋內。這是屬于Emiko兒子Koji的“音樂木屋”。一層堆放著數把吉他,還有打碟機、音箱等;二層是角樓,有一張單人床。行木早上醒來看到的第一眼,便是穿透天窗的自然晨景。   日本人愛整潔,工具分門別類歸置妥當。在木屋待久了,看著墻上各式工具,就想動手做點什么。如果不是第二日事先有安排好的活動,我一定會在這兒多呆幾日,聽Emiko講她去各地旅行的趣事,講她是如何與木頭交心的…… 一下午,我幾乎都坐在工作間內,打磨著手中的勺子。本想做雙筷子,但Koji表示:“那太簡單了!”,讓我改做勺子?;巳齠嘈∈?,我做出了一把其貌不揚的木勺,如果是Koji來做,那么,幾分鐘就能搞定。但我還是無比喜悅,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做勺子,還使用了小型機器。 結束一天的打擾,即將返回東京的時刻,我用心回望了這棟木屋。這是一幢建于20多年前的木屋,由Emiko和老公親手打造。他倆戀愛時,喜歡到森林里約會;婚后不久,便在這兒安了家。關于Emiko一家的故事,接下來交給行木來敘述吧!她在那兒住了一周時間,有更深的了解和體會。   Y.E’S Studio Emiko,年輕時周游列國,最喜歡巴基斯坦,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嫁給一位從建筑設計轉行到木工的男人后,她也從平面設計師轉成了木藝人。兒子Koji剛出生,夫婦倆就搬離了東京,在藤野附近一個叫Akiyama的村子落了腳,自覺實在無法在石屎森林(廣東話里,“石屎”是混凝土的意思,石屎森林即形容高樓聳立的都市)養大孩子。兩口子在這里買了一塊森林中的地,用大半年的時間建起了房子,慢慢地把木工房也建起來了,并取名為“Y.E’S Studio”——Y是丈夫的姓名縮寫,E是Emiko的縮寫。 20多年過去了,從7、8歲就開始玩木頭的Koji沒有上大學,成為了全職木工,還種了屋頂菜園。他是一個樂隊的貝斯手,很多晚上,Koji與樂隊的朋友都在一個租來的音樂木屋里度過。他的身上流淌著自由的血液。 他們還租了一片森林,森林的主人只要求他們把森林管理好,沒有收租金。他們用的木頭來自日本土生土長的樹木,有時還是就地取材,用的是管理這片森林時砍下的樹木。被森林環繞,做好的東西就與這片大地直接相連,借助工具和機械進行創造,這種真真切切的存在感和連接感,是被這個時代疏遠的。 匠人精神 我理解的匠人精神不僅僅是手作與傳承,還有對自然物質本身美的敏感,以及渴望讓這種物質本身的美感最大化地呈現。用懂它們的手和靈魂,去呈現自然物質本有的美,不造作、不管控,時懷欣賞與感恩、驚訝與興奮。 這家子喜歡樹木原生態時的樣子。他們作品用的木頭很多時候都帶著樹的緣邊,很是機靈。一走進他們那被森林環繞的房子,就像走進了森林里的森林,我被木頭原有的不經雕琢的質感和親切包裹著。從餐具到櫥柜,很多不經意的創造,是需求與樸實的體現。木頭是那么的沉默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 圍繞飯桌的是長相不一的椅子。一問,才知道這些椅子經過了一家三口不同人的手,在不同時期做出來,按照各自的身高打造,高度不一,難怪性格各異,有的調皮,有的內向,卻在時光的雕刻下融為一體。我好奇地端詳一張張椅子,坐上去試了試,有說不出的特殊感覺,大體是椅子從想法成形為物質,再到與人體無數次的接觸,樹木的生命還在延續、呼吸、調整。 在國內,似乎一下子把家具買好了是省事、不差錢的象征。沒有了時間積累的痕跡,缺少了溫度,也缺少了人與物的連結,買買買、扔扔扔在所難免。然而,每次手作都是一次孕育,有無形的臍帶把人與物相連。 男主人Ikebe-san話不多,喜歡抽煙品酒,做起木活卻十分投入、十分精準,手藝很好很嫻熟,十足日本匠人的風范。他做出來的家具是有靈性會說話的。一把椅子做出來,木工房里的三只貓就爭先趴在那,他們家的貓似乎對窩的挑剔也被寵出來了。我好不容易才有機會試坐,第一次有種沒有坐在椅子上的感覺。 Ikebe-san不怎么會說英語,只能聽懂一些單詞,我問他為什么要當木匠,他說:“因為喜歡啊?!蔽易肺剩骸跋不妒裁窗??”“喜歡與木頭的觸感?!?Koji很喜歡木頭本身,對那種把木頭切得方方正正、磨去緣邊、千篇一律的木作嗤之以鼻,一看見就打哆嗦。 Emiko對我說,如果沒有與木頭的連結和溝通力,木藝人是死的。木頭本來是活的,不要把它們做死了?!案就妨奶焓俏易釹不蹲齙??!?慢與小的生活,包括工作 8點多吃完早飯、品完咖啡,Koji會爬上屋頂,照顧他剛種下的蔬菜。然后,Ikebe-san和Koji不約而同地走進木工房。工作一段時間,他們出來抽根煙。中午有午休,下午繼續做作品,到5點左右,一家子就歇息、圍坐聊天。平時只有一家三口在木工房工作,Emiko是木匠也是家庭主婦,所以在木工房投入的時間沒有父子倆多。有時忙不過來,他們也會雇用臨時工。 我在的那幾天,Koji做的2個裝精油瓶的盒子正在收尾,聽說客戶很期待,所以Koji格外抓緊時間;Emiko把一個戶外長椅的各個部件做好了,正在組裝;Ikebe-san手上有幾個作品,一把椅子、一些幼兒園訂制的桌子。他們只有一個臉書的頁面,平時靠口碑,客戶主動找上門,積累了20多年,也不擔心沒有市場??墑?,20多年來,他們沒有擴張,依然不緊不慢地做木工,能做多少就接多少單子,按他們的話說,錢賺得夠用就好。 還記得日本那些小得只能容下10個人,而門口永遠有人排隊的拉面店嗎?日本很多角落都有這些彈丸之地,那種永遠沒有想著擴張、永遠只有幾個員工,似乎一變大就不好玩、失真的可愛之所。Emiko帶我去了藤野一戶人在家里開的面包店,只賣需要長時間發酵的酸面包,每周營業兩天,買的話最好前一天晚上預訂。女主人原來是布藝設計師,近幾年才愛上烘焙。小就是美,慢就是美,相信是形影不離的,也只有小和慢才能讓美生長出來吧,因為這種美的生長是需要時間的。匠人精神與小而慢的追求是相互呼應的,是互相賦能的。 總有人說:如果Y.E’S Studio在中國的話,肯定沒有消費市場?;ㄊ奔渚ψ齪米髕?,賣得又相對貴,怎么拼得過家具廠的規?;??與木頭對話?這多么奢侈。先培養有消費能力和品位的購買者再說吧。這是雞與蛋的問題。聞到市場風向才改變策略的人永遠是跟隨者,跟隨的往往還不是自己的內心。匠人精神的缺失其實是靈魂的消失,小而慢是靈魂孕育的必要節奏。 臨走前我和這家子開玩笑說,把你們的東西銷往中國吧,或者直接來中國蓋木屋、開工作室吧。Ikebe-san認真地說,“這里還有我的任務呢,我要在干不動之前培養出一些學徒,把我的經驗傳承下去,到時候再讓他們去中國吧。手藝活任重而道遠啊。 (編輯:草西) 圖文來源:有機會...

    • //www.ambqm.com/article/76150.html
      東京有座高尾山,一個人去太孤單

      作者:草西 第一次聽說高尾山,是在NHK(日本放送協會)“紀實72小時”系列節目中。深夜3點,一對夫婦出現在了高尾山,他們在山頂呆呆地坐了一晚,“下山后要做些什么呢?”。中午,一位因患腦梗而平日閉門不出老人,由于喜歡登山,被家人和護工推著輪椅,來到這兒享受陽光下的午餐。一位登過高尾山3000次以上的老奶奶在夕陽的映照下,對著鏡頭說:“有很多煩心事,但都被這兒的山吸收了?!?這是一座屬于都市的山,讓人們能迅速逃離瑣碎的日常,靜默遠觀那亦幻亦真的東京都。 高尾山交通便利,從東京市區乘坐JR電車,1小時左右便可抵達。由于東京人口基數大,它成為了全球每年攀登者數量位居前茅的山。高尾山海拔599米,能見度好時,可在山頂的瞭望臺(見晴臺)看到富士山。1950年,高尾山被東京都指定為都立自然公園,1976年被環境廳指定為明治之森高尾國定公園。高尾山有超過1300種以上的植物、100種以上的野鳥和5000種以上的昆蟲,是自然教育的絕佳場所。 當我第一次踏上高尾山,便有幸與本地從事自然教育的工作者坂田昌子女士(MASAKO SAKATA)、蓋婭自然學校的橙子老師、中日公益伙伴的Fancy姐等志趣相投的朋友一道,從后山登入,獨辟蹊徑,體驗了一回日式生態徒步之旅。 坂田女士是NPO組織“虔十の會”的代表,她在這里生活已經超過二十年。她對高尾山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種植物和動物,都有發自內心的關切之愛。隨她一路走進森林,探索陌生的荒野,全程走下來,花了6個小時左右,但我既不害怕,也不覺累。 特別的導賞之旅 坂田昌子的解說溫柔、可愛,她不是以“人”的視角在介紹,而是將自己看作自然的一部分。 在進山前,坂田女士清楚地告知了行程安排和注意事項,讓大家對活動有整體的了解。因為高尾山成為了國家級公園,所以這里很多植物不允許采摘。 午餐是坂田女士在家做的。食物始終是增進人與人感情的方便法門,迅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讓我感受到了她待客的濃情蜜意。 行程最后,大家圍坐在木屋旁的空地。山林環繞,喝著咖啡和茶,吃著甜點,輕松地交談,留下了一個熱情洋溢的畫像。 整個游覽過程,我不斷在回憶中國有哪些地方也能給我如“坂田與高尾山”似的感情。想了很久,失落地發現暫無。 幾個有趣的互動小游戲,讓我們與這片土地親近了許多。我不僅聽來了許多知識,與高尾山的花草樹木、山石水土也發生了關系。 坂田女士的講解,令我印象深刻,是真正觸及心靈的語言。在即將結束時,坂田女士讓我們站在溪邊,用雙手反掌捂住耳朵。只需稍微改變耳朵的構造,我們就能聽到更富有層次的聲音。水泥只有一種聲音,然而,在森林里,閉上眼睛,用耳朵、鼻子去感受,就會觸及不一樣的世界。水聲不僅變響亮了,而且極富變化,像流淌在心間、彌漫在山谷之中的鈞天廣樂。不禁使人聯想到《上林賦》中,司馬相如描述山水的段子: “君未睹夫巨麗也,獨不聞天子之上林乎?左蒼梧,右西極。丹水更其南,紫淵徑其北。終始灞浐,出入涇渭;酆鎬潦潏,紆馀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東西南北,馳騖往來,出乎椒丘之闕,行乎洲淤之浦,經乎桂林之中,過乎泱漭之野。汩乎混流,順阿而下,赴隘狹之口,觸穹石,激堆埼,沸乎暴怒,洶涌澎湃。滭弗宓汩,逼側泌瀄。橫流逆折,轉騰潎冽,滂濞沆溉。穹隆云橈,宛潬膠戾。逾波趨浥,涖涖下瀨。批巖沖擁,奔揚滯沛。臨坻注壑,瀺灂霣墜,沈沈隱隱,砰磅訇礚,潏潏淈淈,湁潗鼎沸。馳波跳沫,汩濦漂疾。悠遠長懷,寂漻無聲,肆乎永歸。然后灝溔潢漾,安翔徐回,翯乎滈滈,東注太湖,衍溢陂池。于是乎鮫龍赤螭,??漸離,鰅鰫鰭鮀,禺禺魼鰨,揵鰭掉尾,振鱗奮翼,潛處乎深巖,魚鱉讙聲,萬物眾伙。明月珠子,的礫江靡。蜀石黃碝,水玉磊砢,磷磷爛爛,采色澔汗,藂積乎其中。鴻鹔鵠鴇,鴐 鵝屬玉,交精旋目,煩鶩庸渠,箴疵?盧,群浮乎其上,泛淫泛濫,隨風澹淡,與波搖蕩,奄薄水渚,唼喋菁藻,咀嚼菱藕?!?今人怕是無法擁有這么豐富的想象力,創作出一連串不重樣的形容詞了。我們與山水的隔閡,豈止距離。 對于一個自小在城中生長的人來講,“綠”只是生活的點綴。長大后,雖然去過不少深山老林、田園荒野,但因為沒有長期在那兒生活,沒有循序漸進的感情培養,所以,彼此的關系并不充盈。好在初中三年,有一段在鄉村生活的經歷,稍稍彌補了與山水相處的疏離感。遺憾是有的,失去土地的孩子,也失去了玩耍時撒野的空間。 水 中 森 林   一億年前,這里是海底,地層經過九十度翻轉,漸漸成為了現今的森林。如果把高尾山橫切開來看,它的脈絡全部是豎著的。地層豎起來后,有許多的縫隙。下雨后,水順著巖縫浸入,分布到整座山,就像人的血管一樣。雖然我們走在泥土上,但其實好像走在水上。 水沉積在山底,經過十五年后,再涌出來。這個速度對人來說很慢,對山來說卻是很快的。據坂田女士介紹,富士山要花100年左右的時間。山的身體與人一樣。身體開一個口子,就會出血,喝到不好的東西,就會流遍全身;山也是一樣。福島核泄漏事故后,他們立即測量了本地的水質。因為這些是十五年前的水,所以還沒有遭受污染。但坂田女士非常擔心十年后的水質:“也許不會涌出來,也許會沉積在山的某一個地方,只有山知道?!?污染影響的是十五年后的孩子。我們現在能喝到安全的水,是十五年前的人愛護的結果。核電事故讓我們痛心,主要是擔心未來的孩子們。 越是生物豐富、越是有土的地方,受到核泄漏的影響越深。放射性物質不會消失,只會從一個地方流向另一個地方,通過生物進行循環。福島核泄漏事故對東京都的影響,十年、二十年后才會顯現。 對森林來說,人的時間過得很快。坂田花了二十年時間觀察這棵樹的”倒下”,她擔心因為它“站不穩”的危險,有人會用電鋸把它鋸掉。 在森林里,生與死是一體的。整棵樹完全化成土,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等它倒下之后,這塊地方將空出來,陽光照進來,開始孕育新生命。 對人來說沒用的東西,對物來講卻是幸福的事。這些樹有的長了100多年,比其他樹長得快。它們之所以還存在,正是源于“無用”。人覺得沒有經濟價值而懶得砍伐。 森林的形成一開始是先有石頭,風帶著水來了,然后苔蘚生出。飛鳥經過這里,拉了粑粑,種子落下,慢慢有了植物。植物不停地輪回,它們的尸體腐爛后化作了土。經歷一段悠長歲月,森林出現了。我們來到一處林子,如果苔蘚很少,蘑菇很少,就說明這個森林的生態環境不太好。 長苔蘚的地方,有風經過的痕跡。我們可以通過苔蘚欣賞風的影子。苔蘚越多的地方,樹與風的來往越密切。 樹不會動,它會利用其他的生物來幫助繁育。據說,種子的表面有一層膜,鳥有消化這層膜的功能。種子被鳥吃掉之后,順著鳥的糞便回歸土地,這樣的種子存活率更高。人沒法與鳥比,因為文明的發展限制了我們“傳播種子”的權利。 還有許多動物、植物,在這里休養生息。   不管在哪一刻,偷望坂田女士的臉,都是喜滋滋的。她沉浸在這片土地里,真誠地想要讓客人也感受到森林的一唱一和。 圖文來源:有機會